您好,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党员之家 » 先进典型 » 正文

栾川县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先进人物事迹一一迎难而上破三难

省委书记王国生指出:从马海明同志身上,我们看到了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实践伟力,看到了有脱贫攻坚,推动乡村振兴,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,看到了在困难和斗争面前,需要各级领导干部敢于担当,勇于作为。

今天,在这里我就和大家分享马海明当年开发重渡沟,坚守共产党人“初心、使命”,勇破“三难”的感人故事。

当年,开发重渡沟旅游景区真是千难万难,说起来最要紧的有三大难:一是没钱难;二是改变群众的思想观念难;三是宣传推介难。

但这三大难题都被马海明用一名共产党员的使命和担当,坚韧和奉献而一一破解。

当时修通村里的4公里公路最关紧,但修路得砍老百姓竹竿、拆老百姓房子,都要给老百姓赔钱,景区基础设施建设更是样样得要钱。

马镇长四处跑资金,一有机会见着省、市有关部门的领导,就赶紧从布袋里掏出照片介绍重渡沟,说开发遇到的资金难题。

跑来的资金不够用,自家的钱垫了多少也不知道,就这样还是欠了一屁股工程款。

1998年腊月,马镇长想人人都有穷年下,得先贷点款打发帐,让老百姓度过年关。镇农业合作基金会主任马四见是他侄子,连说理带摆长辈架子,马四见没办法同意了。可谁知公司李经理去办手续时,马四见提出:这得让马镇长弄东西担保。

马镇长又跑去,生气地说:“公司贷款,让我拿啥东西担保?”

马四见说:“用你家的房子,到时候公司还不起,我直接寻你要,你要是不抵押,这款就不放了”。

马镇长一急,说:“打烂土地爷不过几块泥巴,中中中,照你说那,拿我房产抵押”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当时很多人不看好重渡沟的旅游景区开发,基金会自然不会轻易放款。

拿着这笔贷款我们算是凑凑合合熬过了年关。

谁知道1999年春上更困难了。

公司定下来7月10日无论如何得开业,他叫李经理一看帐,只剩下1000多块钱。工程上要钱,印门票要钱,开业仪式也得要钱,咋办?

他让李经理找熟人再借点钱,李经理说,“听说是咱公司借钱,人家躲都躲不及,我是借不来了”。没办法只好再去贷款。这次马镇长找到了信用社主任,一听说旅游公司来贷款,头摇得像货郎鼓一样,说:“给你旅游公司贷款,这不是来砸我饭碗吗”。马镇长不管这些,还是跑了多少遍,说了多少好话,信用社终于同意放贷了。但这回贷款只贷给个人,每人最多5000块,而且得让吃财政的干部担保。这又让马镇长做了难,想来想去确实是找不到能贷款的人,马镇长就想让公司的几个员工去贷,由他担保。

马镇长说:“开发重渡沟咱作了恁大难,眼看该开业了,咱活人也不能被尿憋死呀!我觉得这回咱们要背水一战!真不想干了,我也不拦着,一个潭耍水是朋友,不一个潭耍水照样是朋友,就是剩下一个人,我也要把这事干成!”

话说到这份儿上,有七个人同意贷款,靠着这笔贷款,景区终于开门迎宾。

然而,就是开业这一天,大家谁也高兴不起来,开业当天只收了500块钱。第二天更是可怜,才100多块。以后的日子,基本有了规律,周六、周日收的多点,周一到周五基本没游客,月收入还不到1万块钱。

没有钱还得继续建设,各项工作也不能停,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旅游公司的伙房又断粮了。

大清早,公司职工余红武跑来跟马镇长说:今清早又是一点粮食也没有了,就剩几棵青菜,让我在这招呼,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。

马镇长说:叫李经理再去镇上赊点吧。

余红武说:镇上就那几家粮店都赊遍了,也不见他还人家,人家说一两面也不再赊给他了。

没办法,马镇长只好自己疵着脸,去镇上打欠条赊回两袋面、一袋米。

钱的问题让人着急上火,可改变老百姓的思想观念,一点儿也不比钱的事儿容易。

在重渡沟开发之前,老百姓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竹子,沟里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,下到十来岁的小孩儿,人人都会拿起竹刀破竹篾,编竹帘子。一下雪,老百姓晚上一夜不睡觉也要把竹子上的雪晃下来,生怕竹子压折了,可是修路造景都得砍老百姓的竹子。

村民胡高朝在菩提树下有一个磨房,为了建菩提树广场,被拆了搬到河对岸,半年后为了修下行道又被拆了,后来没办法人家把它搬到宅基地附近,又过了半年景区山门扩建,他的房子又碍事,又被拆了,胡高朝很不理解,为啥开发重渡沟我家都倒霉了,光拆我家的房子。

大家想一想,当时旅游开发还八字没一撇,修路砍老百姓的竹竿,拆人家房子,为了保护生态资源不让到山上砍柴,沟底那一点平地还得做停车场,老百姓就认为你断了人家的财路和生计,因此一部分群众不理解,认为马镇长就是来“祸害”重渡沟人的,夜里在售票房的墙上用毛笔写“马海明滚蛋”。

但是马镇长也并没有因此而放弃,常跟我们说:要拓荒重渡沟,首先得拓老百姓思想上的“荒”,老百姓不理解,是没有尝到旅游开发的甜头。

有一次,马镇长召集村民在菩提树下开会,马镇长激动地说:“咱们重渡沟是实实在在的好啊,这水、这竹子在咱洛阳可是独一份儿!要是把这里开发成旅游景区,将来你们家家户户住楼房,家家户户开宾馆,你们人人都能当老板,过几年你们家家户户都能开小汽车,坐到自己家里就能数票子了。

话音还没落,一个生产队队长就接起来说:“咱这破房子烂屋自己都嫌瞎,城里人会稀罕来住?我们现在吃个油盐酱醋都得去赊账,你还说开宾馆?还开汽车?还当老板?马镇长,我觉着你真是个‘大煽板子’。” “马大煽”的名字就这样传开了。

群众叫他“马大煽”,马镇长一点也不生气,他说我觉得我“煽”的还不够,我非把重渡沟煽的红红火火!因此他该讲还讲,该说还说。

还有一次,天刚亮,马镇长在村头,碰到了准备到地里干活的余毛蛋,就跟余毛蛋讲旅游开发的好处,他边走边讲,边讲边走,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,爱不爱听,他只管说,不知不觉走出去几里地,到了关沟的玉米地来,人家开始干活了,他才回来。

认准的事,马镇长从不退缩。菩提树下,他不知开过多少会;掏心的话不知说过多少遍,道理掰开了说、揉碎了讲,村民渐渐的感觉到,马镇长开发景区“真的是铁了心”,一人,两人、一户、两户,慢慢的村民的心,还真是被“马大煽”煽动了。

大家可能不知道当时群众思想有多封闭,在开发之初曾闹过两个笑话。一个是农家宾馆刚办起来,重渡沟村民都很朴实,接待游客也不会说话,村民王翠花拉住一位男游客,想让他到自己家的宾馆住宿,就用土话问:您睡不睡?您睡不睡?吓得男游客扭头就跑。

还有一件事,有一天,两对儿年轻夫妻,要到老张家住宿。来了客人,老张很高兴,可看到是两对夫妻心里就打鼓,他提出要求:“在这住可以,但是你们男女必须分开住”。客人问:“为啥?”老张说:“夫妻俩住在一块,会坏了我家宅子的风水。”游客勉强同意了,老张就把两对夫妻拆开,男女分别安排到东西厢房,但他还是不放心,当晚硬是拿张席子睡在中间屋子看着,结果早上起床发现夫妻俩还是住在一起了,老张这一着急,居然吹胡子瞪眼跟游客吵了起来。

这两件事让马镇长感觉到,要想让老百姓改变观念,光靠嘴说不行,还得手把手的教,马镇长给东家设计房子,帮西家建竹门楼,还集中培训如何待人接物,督促各家打扫卫生,有不少村民的家庭宾馆,都是马镇长亲自起的名字。

开发资金这个坎过了,群众的思想疙瘩慢慢解开了,景区一步步建起来了,可紧接着,景区宣传推介成了火烧眉毛的事儿,当时宣传推介有三个现实问题,又像大山一样摆在面前,一是那时候的旅游都是名山大川,重渡沟太偏远,又不知名,从洛阳市到重渡沟坐车就得10个小时,这么辛苦来看这个小山沟,游客会不会来;二是没有钱,电视上不了,报纸登不了,采取啥办法才能把重渡沟宣传出去;三是景区宣传推介是新东西,都没弄过,既没有宣传资料,也没有专业人员,更没有成熟的模式,景区的宣传对象究竟是谁?都不知道。马镇长思考了两天,召集大家开会说:“宣传推介这事不用怕,景区开发时恁作难,咱们都弄成了,无非是咱再趟出一条新路来。距离远没事,让游客坐车来,又不是让他走着来;没钱咱送门票,大不了鸡蛋换盐,两不见钱;没有资料咱先拿点照片,印点儿传单,只要咱下碴,我就不信没有有客来”。

为了开发郑州市场,他听说郑州要开一个旅游工作会议,马镇长就带着我赶到郑州,想把重渡沟的宣传资料,放在开会的资料里边,但是工作人员死活不让放,晚上他睡不着觉,觉得这个好机会不能错过,早上他老早都起来,趁着工作人员没到会场前,偷偷摸摸把资料硬是放了进去,开会时,领导捣着桌子说:“看人家重渡沟为了宣传,工作都做到咱郑州旅游会议现场了,咱得学习人家这种精神”。

因为没钱还要千方百计宣传推介重渡沟,马镇长四处求人,给人家反复地讲重渡沟风光,部分同志就说“马镇长都不要人格尊严了”。但是他从不顾这些,他说:“只有把重渡沟宣传出去,老百姓富了,那才叫有尊严”。

是谁唤醒了,这沉睡千年的大山,是谁,为山区群众找到了一条脱贫致富奔小康的门路?是谁,把重渡沟的“绿水青山”变成了“金山银山”!而这个人,就是我们永远难忘的“马大煽”,就是山区群众致富的领头人,就是我们共产党人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的榜样—马海明!

												
微信二维码